法學資料庫 Law Library
判解判例
  • 高雄律師陳政宏:『法院就犯罪自白合法性自應調查』
    2013/9/17

被告供認犯罪之自白,如係出於強暴、脅迫、利誘、詐

欺或其他不正方法,取得該項自白之偵訊人員,往往應

擔負行政甚或刑事責任,若被告已提出證據主張其自白

非出於任意性,法院自應深入調查,非可僅憑負責偵訊

被告之人員已證述未以不正方法取供,即駁回此項調查

證據之聲請。刑事訴訟之目的,固在發現實體的真實,

使國家得以正確的適用刑法權,並藉之維護社會秩序及

安全,惟其手段仍應合法、潔淨、公正,以保障人權,

倘證據之取得,非依法定程序,則應就人權保障與公共

利益之均衡維護,依比例原則予以衡酌,以決定該項非

依法定程序取得之證據應否賦予證據能力。

(91台上2908)

資料來源:司法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