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學資料庫 Law Library
判解判例
  • 高雄律師陳政宏:『刑事判決要旨精選-當事人進行』
    2015/11/23

長風律師事務所台北所http://www.foreverwindtp.com/  諮詢電話:02-23131873

長風律師事務所高雄所http://www.foreverwind.com/    諮詢電話:07-2853998

刑事訴訟新制採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,檢察官應負實質

舉證責任,若其所舉證據不足以說服法院形成被告有罪之

確信心證,當受類似民事訴訟之敗訴判決,逕為被告無罪

之諭知,以落實無罪推定原則與證據裁判主義,觀諸刑事

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、第二項、第一百六十一條

第一項及第三百零一條第一項規定即明。公民與政治權利

國際公約第十四條第二項暨刑事妥速審判法第六條亦同此

意旨。而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,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

,其為訴訟上之證明,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

,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,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,倘

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,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,事實

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述,敘明其如何無從為

有罪之確信,因而為無罪之判決,尚不得任意指為違法。

再檢察官與被告,在法院審判中,均屬訴訟當事人之一造

,立於平等對立之地位,互為攻擊、防禦,甚且基於人情

考量,被告享有不自證己罪、保持緘默等特權,是被告所

為辯解,縱然不足採信,仍須有積極、確切之證據,始足

以認定其犯罪,斯為同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、第二項

所揭證據裁判主義之意旨,自不能逕行採用檢察官之言,

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,否則將致罪證有疑、利歸被告,

和罪疑唯輕等基本大原則,淪為空談。是以若只有一項供

述證據,無論其為被告之自白或證人(含共同被告、共同正

犯、教唆犯、幫助犯、被害人及一般第三人)之陳述,均難

因此遽行認定被告確實犯罪,必賴其他供述或非供述證據互

相印證、補強,至少須就符合於法定犯罪構成要件之關鍵

、重要部分事實存在,客觀上不致令人懷疑,始可謂為充足

,倘若不然,應認控方所舉證據,證明力猶嫌欠備。刑事法上

之犯罪,以行為人主觀上有實現特定犯罪構成事實之決意(或

認識),且客觀上有實行此項犯罪構成事實之行為,始稱相當

;若行為人主觀上欠缺此項實行犯罪構成事實之意思(認識)

,縱外觀上有此一實行之行為者,仍不能謂其已該當於該特定

之犯罪構成要件,而予以非難,令負刑責。

(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082號)

資料來源:司法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