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學資料庫 Law Library
判解判例
  • 高雄律師陳政宏:『刑事判決要旨精選-補強證據』
    2015/12/16
長風律師事務所台北所http://www.foreverwindtp.com/  諮詢電話:02-23131873
長風律師事務所高雄所http://www.foreverwind.com/    諮詢電話:07-2853998

我國刑事訴訟法舊制採職權進行主義,檢察官祇負形式之舉

證責任,祇要有合理之懷疑,即可以提起公訴,移審後,全

賴法院依職權蒐證、調查,角色不明,遂成法院與被告相對

立之形勢,不符合法院理應公平審判之外界期待觀感,故新

制變革,採行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,檢察官(控方)須負

實質的舉證責任,在審判法庭活動中,與被告(含辯護人;

辯方)互為攻擊、防禦,法官居於客觀、超然、中立、公正

之立場,原則上不主動介入雙方當事人之訴訟謀略操作。但

不若日本於採純當事人進行主義之情形下,有所謂之「起訴

狀一本主義」(按意指移審時,祇有一紙起訴書,別無其他

卷證),作為基礎,而仍沿舊制,具體以言,我國刑事訴訟

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第二項規定:「起訴時,應將卷宗及證物

一併送交法院。」並無修正,學理上稱為卷證併送主義,乃

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和純當事人進行主義不同所在之主要

特徵之一。衡諸司法實務,法官開庭前詳細閱卷,乃順利進

行訴訟程序之基本功,倘閱卷時,發現卷內存有形式上不利

於被告之證據,而檢察官不察,未以之作為其所舉之證據方

法,然若不調查,恐有影響判決結果之虞,且非不能調查者

,受命法官自宜依同法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一項第五款規定,

在準備程序進行中,曉諭檢察官為此證據調查之聲請;審判

長亦得在審理期日之適當時機,參照上揭規定法理,當庭為

此曉諭,以善盡同法第二條第一項所定之客觀性義務職責,

此於檢察官依舊制起訴、被告逃亡多年、迨歸案受審、已經

施行新制之案件,尤應如此。如卻漏辦,按諸同法第三百八

十條規定反面意旨,當認所踐行之訴訟程序,尚非完全適法

,足以構成撤銷之原因。

不同之人所為之陳述,無論其身分係共同被告、共同正犯、

教唆犯、幫助犯、告訴人、被害人或一般證人,既屬各自獨

立之證據方法,並非不能互相作為補強證據,祇是不能僅以

其中一項,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之唯一證據而已;又供述證據

與非供述證據,乃係不同類型之證據方法,祇要證據能力無

虞,後者當然亦可資為前者之補強證據。而文書,依其作用

性質,倘以其文義內容,供為所欲證明之事項依據,係屬於

書面陳述,視其製作人為誰,分別為「被告審判外」之書面

陳述,或「被告以外之人之審判外」書面陳述;若以其外觀

(包含紙質、紙色、筆跡、筆色、印文、印色、形狀、大小

、補缺情形)作為證據方法,則為證物(或物證),皆非不

得互為補強證據。因此,如逕謂「他人」製作之文書,係與

「自己」之陳述(口供),「具同一性之重複性證據,尚非

另一補強書證」云者,容有混淆之誤解。

(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3717號)

資料來源:司法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