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學資料庫 Law Library
判解判例
  • 高雄律師陳政宏:『刑事判決要旨精選-鑑定』
    2016/3/1

長風律師事務所台北所http://www.foreverwindtp.com/  諮詢電話:02-23131873

長風律師事務所高雄所http://www.foreverwind.com/    諮詢電話:07-2853998

犯罪行為人刑事責任能力之判斷,以行為人理解法律規範,

認知、辨識行為違法之意識能力,及依其認知而為行為之

控制能力二者,為關鍵指標;且刑事責任能力之有無,應

本諸「責任能力與行為同時存在原則」,依行為時之精神

狀態定之。是行為人是否有足以影響意識能力與控制能力

之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等生理原因,因事涉醫療專業,

必要時固得委諸於醫學專家之鑑定,然該等生理原因之存

在,是否已致使行為人意識能力與控制能力有刑法第十九

條所規定得據以不罰或減輕其刑之欠缺或顯著減低等情形,

既依犯罪行為時狀態定之,自應由法院本其調查證據之結

果,加以判斷。醫學專家對行為人精神狀態進行鑑定結果,

提供某種生理或心理學上之概念,法院固得將該心理學上

之概念資為判斷資料,然非謂該鑑定結果得全然取代法院

之判斷,行為人責任能力有無之認定,仍屬法院綜合全部

調查所得資料,而為採證認事職權合法行使之結果。尤以

酒後是否因而意識能力與控制能力已有欠缺或減低,原為

一時之精神狀態,非如精神病患之有持續性,自無從如對

一般精神病患得就其精神、心智等狀況為鑑定。是法院綜

合行為人行為時各種主、客觀情形,認事證已明,無再贅

行鑑定之必要,而綜合全部卷證,自為合理推斷,洵非法

所不許。再者,未達精神疾病程度之人格違常行為人,並

無認知、辨識能力之障礙,對自我行為之衝動控制能力縱

然稍嫌不足,但仍具有正常之主動性,非必然衍生犯罪行

為,而僅屬人格特質表徵之一端,其既尚未達於影響日常

生活之病態程度,自難謂有上開規定所指較諸常人顯著減

低之情事。否則個性暴躁易怒之人,動輒加害他人,反社

會性強,卻得執此為藉口,獲邀減刑寬典,殊違現代刑罰

注重社會防禦之規範目的,社會善良人民將失其保障。

(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76號)

資料來源:司法院